第一次與男友吃飯——哦,不,是前男友了,是在一家海鮮餐館。
那時,我剛大學畢業,很矜持,只會靦腆地笑。
I am not so romantic,but ...IOU, happy


一條魚,一條叫不出名字的魚,是那天飯桌上唯一的一道葷菜。
魚身未動,男友先夾起魚眼放到我面前:“喜歡吃魚眼嗎?”他問。
image

男友告訴我,他很喜歡吃魚眼,小時候家裏每次吃魚,奶奶都把魚眼夾給他吃,說魚眼可以明目,小孩吃了心裏亮堂。可奶奶死了之後,再也沒有人把魚眼夾給他吃了。
image

其實魚眼也並沒有什麼好吃的,男友笑著說,只是從小被奶奶嬌寵慣了,每次吃魚,魚眼都要歸我——以後,就歸你了,讓我也寵寵你。男友深深地凝視著我。
image

我想不明白,為什麼魚眼就代表著寵愛。
但是明不明白無所謂,反正以後只要吃魚,男友必會把魚眼夾給我,再慢慢地看我把它吃完。慢慢地,我習慣了每次吃魚之前等著男友把魚眼夾給我。
image

分手,是在一個寒冷的冬天。那時男友已在市區買下了一間房子打算結婚。
我哭著說我不能,不能在這個小城市過一生,我要的生活不是如此。
image

餘下的話我沒有說——因為我年輕,我有才華,我不甘心在這個小城市待一輩子,做個小小的公務員,我要成功,要做女強人,要實現我年 少時的夢想。
男友送我時,我連頭都沒有回一下,走得很決絕。
image

在外拼搏多年,我的夢想終於實現,擁有一家像模像樣的公司,可愛情始終以一種寂寞的姿態存在,我發現自己根本就再也愛不上誰了。
image

這麼多年在外,每有宴席必有魚,可再也沒人把魚眼夾給我。
我常常在散席離開時回頭看一眼滿桌的狼籍,與魚眼對視。
image

一次特別的機會,我回到了曾經生活過的那個小城,昔日的男友已為人夫,我應邀去那所原本屬於我的房子吃晚餐。
image

他的妻子做了一條魚,他張羅著讓我吃魚,夾起一大塊細白的魚肉放到我的碟子裏,魚眼卻給了他的妻子。
image

這麼多年,無論多苦多累都沒有掉過眼淚的我,忽然就哭了。
image

我…想要疼妳